History

当1936年8月32个国家的犹太社区的230名代表在瑞士日内瓦共同成立世界犹太人大会(WJC)时,各种危险就很清楚地摆在面前:纳粹德国的犹太人被迫害和剥夺权利,整个欧洲地区的犹太人遭受日益加剧的反犹太主义浪潮的打击。

新组织的主要目标是动员犹太人民和民主力量反抗纳粹的大屠杀;在世界各地为争取平等的政治和经济权利而斗争;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国家和家园;创建一个团结犹太人民、崇尚民主并且能够处理共同关注事务的全球性犹太人代表机构。

正是世界犹太人大会在1942年揭露了震惊世界的纳粹大屠杀,并在WJC秘书长Gerhart Riegner发布的历史性“Riegner电讯”中迫使美国和英国领导人采取紧急行动。WJC设立了犹太战争难民救助委员会,并与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合作保护被德国占领的国家中的犹太人。

在整个战争期间,WJC积极游说盟国政府为欧洲的犹太难民发放签证,并确保在被盟军解放的地区恢复犹太人的少数派权利。1945年4月,WJC通过和一名最高纳粹领导人的直接谈判,解救了拉文斯布吕克妇女集中营的4500名囚犯。

二战之后, WJC 致力于重建欧洲的犹太人社区;为流离失所者以及大屠杀的幸存者提供援助;推动针对德国的受害者赔偿;并主张惩罚犯下人道罪行的纳粹领导人。

1951年,WJC主席Nahum Goldmann建立了犹太人对德国物质索赔联合会,旨在处理各种赔偿问题。一年后,与西德签署《卢森堡协议》。通过该协议,约有30万大屠杀幸存犹太人在过去60年中获得了德国支付的总计600亿美元的赔偿。

WJC还成功游说联合国及各国政府支持建立以色列国。1948年后,WJC开始关注阿拉伯国家的犹太难民,并提请国际社会关注苏联犹太人的困境,最终该地区的犹太人获准迁往以色列,或自愿留在自己的社区,并享受自由的宗教信仰。

在1979-2007年担任WJC主席的Edgar M. Bronfman的领导下,WJC揭露了奥地利总统兼联合国秘书长Kurt Waldheim的纳粹历史。在20世纪90年代,大会成功游说将瑞士和其他地方的所谓“休眠”银行账户中的资产归还给纳粹大屠杀受害者,并确保合法拥有者获得相关资产或适当的赔偿。在17个国家设立了委员会,致力于调查大屠杀时期的资产,其中包括被洗劫一空的艺术品,并利用归还的资金支持世界各地的复兴计划。

WJC还积极为被迫害的劳工——无论是否犹太人——伸张正义。这些劳工遭受的苦难数十年来均未获得任何补偿,最终于2001年在德国设立了50亿美元的基金。

WJC在促进更好地理解其他宗教,尤其是和天主教会的交流方面始终走在前列,并推动以色列在1993年和罗马教廷建立了外交关系。

WJC目前已经成为唯一一个真正全球化的犹太组织,在世界各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附属社区和机构。